今天是:
信息检索
按标题查询
当前位置: 首 页 >>话说景县>> 正文
 

王鸣凯的回忆--节选自《小村之魂》佘玉坤著

2017年1月3日 07:46:16

 

                                    王鸣凯口述

                                           作者整理

作者题记抗战伊始,很多郑古庄人就加入了抗战的战斗行列。到了抗战相持阶段,郑古庄人又有十几名年轻人陆续参加了景北县县大队,他们曾参加过多次战斗,有的牺牲,有的负伤,现在大多数已过世,健在的仅有几位老人了。我曾几次访问过王鸣凯老人,现根据录像和记录整理如下。

                 一、参加战斗的岁月里

 1942年之后,是抗日战争最为艰苦的阶段。这期间,一些革命意志不坚定者落了伍。但是就在这个时期,我们这个仅三百多人的村庄,除在抗战开始就有二十多人参加共产党和八路军外,又有十四名民兵先后参加了抗日的队伍。据我回忆有:王鸣学、佘德润、王志香、随其昌(二野二十七团一连,后在石家庄因战牺牲)、王国相、韩文阁、佘德祥、王福顺、随连升(在解放景县城时牺牲)、随其桐、随风举等(有的人已想不起来了)。这十几个人大多数是在当时的景北县县大队驻地大果义村报的到。当时和我一块去的韩文阁、随其桐等几个人,到报到处找的是老孔,后来才知道他的本名叫孟繁兴。参军后,我们换上了军装,集中搞政治培训和军事训练。记得有一个姓韩的人给我们搞政治培训,讲国内外形势,讲为什么要打鬼子,怎样打鬼子,讲军队纪律。还有人教我们唱歌,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向前,向前,向前......”我记得有一次搞政治培训,孟繁兴在大会上号召大家回村向群众宣传参军参战时说:“如果大家都像郑古庄村的青年一样积极参军,勇敢杀敌,这小日本很快就要被我们赶出去了。”

参军之后,我们参加过很多次战斗。抗战后期,这些人参加过打宋门、留府、王柯枝、孙村等县城西的多个据点。郑古庄参加县大队的这十几个人,基本上都参加了1945年解放景县城的战斗。那时我的连长是霸家寺村的陈国星,外号陈胡子,他脾气倔强暴躁,作风雷厉风行,打仗果断勇敢。他带领我连负责打北门。当时攻城带了很多湿棉被和云梯,这些东西都由民兵用小车推着。记得我和韩文阁是一个连,他任一排排长,我在二排,每排三十六人。我们用的是三八大盖枪。攻城这天是旧历七月十四日晚上,我小股部队从西门攻入城内,但后续部队受阻,直至十五日晚,我方发起总攻,我和庄头的一个战友合顶着一床湿棉被,冲上云梯,这时驻扎在城里的伪军头目王长法见我军攻势凶猛,自料不可抵挡,于是率部仓皇出逃。之后,城内伪军们就像没王子的蜂一样逃命的逃命、投降的投降。我们进城后,只激战了几个小时,就打败了城内的敌人。后来得知,伪头目王长法、赵文庭已出东门逃跑,我连队奉命冲出东门急速追击,在城东经过激战,除王长法、赵文庭带领极少数残兵败将逃脱外,在城内逃出的敌人和骑庄的敌人,共五百多人都被我们消灭了。经过战场上的厮杀,战士们虽然军衣破了,一脸的灰尘,可是战后部队行进在县城的大街上,受到了城内居民的热烈欢迎,我们感到无比的自豪。

县城解放了,我们胜利了,但是我部队也为此付出了很多,这次战斗我们也牺牲了三十多人,郑古庄村的随连升就是在这次战斗中为掩护战友王福顺(郑古庄人)而壮烈牺牲的。王福顺也负了伤。

景县城解放之后,我们郑古庄村参加县大队的多数人又经整编后,参加了解放邯郸、衡水等地的战役。当时我们郑古庄有九个人被编入了冀南军区独立四旅十一团三营七连,连长仍然是陈胡子。日本兵投降后,衡水城内的伪军摇身一变成了正统的“国军”。继续与人民为敌。城内的三个坏头目戴玉波、刘中正、张子耀在九月份和十月份向我方屡挑战火。十一月,邯郸战役结束后,冀南军区开始谋划解放衡水事宜。我们去衡水参战之前,当时的衡水县军民为防止敌人逃往德州,在周围挖了绕城四公里的弧形大沟,并建立了牢固的碉堡。当时提出的口号是:解放衡水城,活捉戴(玉波)、刘(中正)、张(子耀)!”

19461212做战前动员,大家人人表决心,争取立功当英雄,真是群情激奋,斗志昂扬!13日,部队进入阵地。我们连队当时负责攻打西门,那天我们连的人聚集在衡水老桥西桥头北侧的一户人家附近,这户人家的小伙子正值结婚,他们家给我们烧了一大锅开水,还拿出一些点心糖果让我们吃。战斗开始前,新郎和一些婚事操办人还冒险同我们一起往桥上搬木头、石头、桌凳等物,给敌人设障碍,给我们置掩护物。十三日下午,我方用从敌人手里夺回的一门“88”式野炮向敌阵攻击,掀掉了一座碉堡,炸毁了东城门。此时敌人便乱了阵脚,开始,敌人有两挺机枪封锁着西城门,午夜十二点后,我们顶着湿棉被抬着云梯在火力掩护下猛烈攻击。在我方强大火力的压力下,敌人成了惊弓之鸟,他们的防线终于被我们攻破了。我和战友们打入城内与伪军展开了巷战,肉搏战,巷战中我曾击毙敌人两名,肉搏战中刺伤敌人两名,后均举手投降。进城后的战斗进行了四个小时就胜利结束了。这次战斗,我们缴获了大批的武器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充实了我们部队的装备。当然在这次战斗中,我方也有一些伤亡,我们村里的王国相就是在这次战斗中负的伤。

打仗期间,我得了感冒,高烧不退,还闹痢疾,回忆起来,真不好意思说,战斗结束后,整个内裤里都是屎,那气味就更甭说了。可说来也怪,打仗的时候,压根就闻不到什么臭味,可仗打完了,我也真的爬不起床来了,后来住进了冀南军区医院。

说到打衡水,我讲一个小插曲:老衡水是我和郑古庄的战友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后来成了我们的地级市政府驻地,我一直怀念这个地方。1988年夏,儿子曾带我专程来衡水游览了这个老地方。如果别人来到衡水,也许要观看一下美丽的衡水湖和新城区的建设,而我却总想找到五十多年前因激战而留下的某些痕迹。可当我走到老桥西边的老地方时,看到一切都变了,只有老桥还在,只有老桥上那留有弹痕的千姿百态的石狮子还在。说来也巧,当年我们连队在攻城前聚集的那户新婚人家依旧还有,只不过是房子已焕然一新。当年的新娘已是刚过古稀之年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了,与她谈起想当年解放衡水的那场战斗,她还兴致勃勃地说个不停。她说:“结婚这天是我永生难忘的吉利日子,我家是喜上加喜,解放衡水可比俺结婚还喜呢!”我半开玩笑地问她“新郎”现在去哪里了,她笑着回答说去桥东树荫下下棋去了。这“新娘”十分好客,一听我是打衡水的老兵,执意留我们爷儿俩吃饭,我婉言谢绝了。

后来,我还参加过攻打获鹿、娘子关等地的战斗。

                   二、通车后的铁路破袭

194011月份,日伪军的德石铁路全线通车了。这时随着百团大战的结束,大规模的破路战役也基本结束。为了获取敌人的战备物资,我方小股力量破袭铁路的战斗仍不断进行。铁路修通后,敌人要运输各种军用物资,为截取敌人的这些物资,记得郑古庄村的民兵由王国山带队配合青年营的同志们几次去青兰一带破袭铁路。那年我才十五岁,王国山是我的一个本家叔父,我找他要求参加破路,他嫌我年龄小,可我说,我个子长得高啊,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答应了。

一天晚上,我们带上工具、布袋向青兰西边的铁路进发。到了目的地,趁敌人不备,还是像往常破路一样在铁轨下挖坑子,掀铁轨。后来我们意识到这种做法费劲大而破坏程度小,况且我们的人长时间的暴露在铁道上,并且留下明显的土堆、土坑或掀翻的道轨,这些明显的痕迹很容易被敌人发现,我们晚上破坏了,敌人白天抢修,可照常通车。这样做只能迟滞敌人的运货时间,很难达到截取物资的目的。后来一个懂行的铁路工人对我们提供信息说,要想使火车脱轨,其实很简单,只要偷偷地连续拔掉枕木上的一些道钉,再卸掉附近道轨上的一些夹板螺丝即可,这样省时,省事,表面上一看铁轨很平,路基也没有被挖掘的痕迹。火车司机毫无戒心的照常开过去,不载重的车辆也许第一次能勉强过去,而载重车辆一定会出问题的。这个信息为我们提供的太及时了!于是我们立即让佘德祥为此打造了一些工具,等待时机。

后来通过内线了解,某天夜间敌人要在德石铁路上运送一列军用物资。于是我们郑古庄村和周围几个村的民兵配合青年营的同志们带上工具和口袋就出发了。记得那天还组织了一部分青兰附近的居民予以配合。到达目的地后,经侦察,他们仅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便卸下了一些道钉和道轨夹板螺丝,然后便悄悄地爬下了路基。大家焦急地在下面等着,不大功夫,火车呼啸而来。此招果然灵验,火车头一过拔钉之处便脱了轨,随后,火车前半截便拧成了麻花,接着有几节车厢便翻过来......车上的护卫队没有多少人,一见这种情况,早已慌了神,他们看到铺天盖地的人群往火车上拥,也不知我方虚实,只零星放了几枪,青年营一阵还击,就把他们打哑了。这时有的抱枪支,有的搬子弹箱,还有的装军衣等,一些青兰附近的军民还牵来了一些骡马,大家忙着装口袋,绑车子,青年营领导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命令大家迅速撤离。从爬上铁路到撤离仅用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等到敌人派部队赶到后,我们早已无影无踪了。

尽管敌人后来加强了防范,但我们也随之变换策略,不定期的又搞过几次,有一次还搞到一些布匹和粮食。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11-2012 jingxian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景县政府信息化办公室 地址:河北省景县 邮编:053500 冀ICP备05018304号-5
电话:0318-4228982 邮箱: jxzfwz@163.com QQ: 172177144 技术支持:创新网络